登录注册 乐活宝典-助你在旅行中寻找快乐的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景点 > 

【上海】平安夜,在教堂——徐家汇天主教堂观后感

编辑:[db:作者] 时间:2021-04-02 05:30:29 浏览量:

           

只看文字 <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时间:12 月人均:8 元和谁:一个人
玩法:摄影,自由行,人文,穷游

  •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 徐家汇天主教堂

  • 上海

  • 上海图书馆

发表于 2014-05-24 20:19

2011年的平安夜,特意选择在徐家汇天主教堂度过。

早就听说过这座教堂的盛名,也很想近距离感受和了解一下西方宗教的面相,——它从政治、经济、法律、社会等各个现实领域深刻影响了西方国家的形成乃至民众的文化心理,“治西学者不读《圣经》,未称通学”,这句话自有一番道理。但来上海多年,每次总有原因耽搁,而今年的平安夜正好在周六,值此良机,卒遂心愿。

从公交站下车后往南一拐,走入漕溪北路,步行两分钟就能见到几座独具民国特色的建筑,想来就是教堂昔日的附产(后来知道这是徐家汇藏书楼,与圣依纳爵公学-今上海市徐汇中学等都是教堂建造时的慈善设施)。

顺便说一句,民国时期的建筑以西式的材料、结构,辅以中国传统的构件和花纹装饰,端庄稳重而不失华丽新颖,堪称中西合璧,可比如今对中西文化都一无所知的建筑师们高明多了。

从徐家汇藏书楼往南再走几步路,就是一小片花园广场,而徐家汇天主教堂就在广场西边。今天的教堂只剩下独幢一座,深埋在周匝繁荣喧闹的现代化商业大楼里。走近教堂,外面却围以一排铁栏杆。由于今天是平安夜,参观人群与前来做弥撒的教会教友汇在一起,人数众多,所以教会组织人员在栏杆外维持秩序,安排人们列队依次进入参观。栏杆大门旁边的石墙上,嵌着一块黑色石铭:“徐家汇圣依纳爵主教座堂”,这就是教堂的正式名称。而今天我们常说的“***天主教堂”,却是谬之千里。

<img class='lary_1' src='http://www.lhbd.net/uploads/tour/20210402/2021040209314912949.jpg'  width='671'

天主教这种称呼,乃是明代利玛窦在中国传教时,为使国人理解方便而采用的译法,传用至今,颇不准确,今天正式的名称应为“公教”。

正如人类的利益总是永恒对立的一样,彼基督教者,自诞生那天起即分裂不断,互相攻诘。公元395年罗马帝国分裂,附在它躯体上的基督教也随之一分为二,东部则以君士坦丁堡(今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尔)为中心形成希腊语派,西部以罗马为中心形成拉丁语派。1054年两教正式诀别,东边以正统自傲,自称“正教”,后世演为“东正教”,今日流布于俄罗斯、东欧也;西边强调普适性,自命“公教”,也称“罗马正教”,扎根于西欧南欧等地,只是“公教”一词在法理上由罗马天主教独有,遂成既定名词。我在甘肃、山西等地所见的天主教堂,碑刻铭文上都是“公教”二字。

16世纪西欧宗教改革,新式阶级兴起,为着教义礼仪、生活方式、思想旨趣——最终还是利益——之争,抨击公教,从其内部又分出新教各派,枝桠无数。老帮新派口头理论不成,终至同室操戈。新教初起羽翼未丰,境况好点的像加尔文在瑞士日内瓦的一隅之地搞他的神权独裁,而多数不服老公教的统治,却只能饱受欺压,有的自流自放到北美新大陆,竟成了今日老美的首批公民。这近代分出的新教在中国译为“基督教”,更是笑话:试问西方公教、东正教、新教三派,哪个不是信仰耶稣基督的?再如,将教宗翻译成教皇,藏传佛教称为喇嘛教,都是以己之凿强纳他人之枘,不但译法含糊简陋,且有曲解之嫌。由学术界再普及到民间社会,更是捣了浆糊。国人于宗教,于西方的一知半解可见一斑。

我在等待排队的时候,有两个年轻人在一边向行人发放宣传册,内容不外是浅显的教义和宣传语;门口外维持秩序的是一位老妇;门口内又有一个青年男子在义务向大家讲解教堂的相关知识,游客按批次进入,每前进到门口一批,他都要把讲解词重复一边。此时已过正午,气温下降,寒风骤起,这几个人不避寒流义务工作,倒是令人尊敬。后来我们进入教堂,陪同讲解的是一名中年人,联同他们都是教会的教友,利用闲暇时间义务工作。

<img class='lary_1' src='http://www.lhbd.net/uploads/tour/20210402/2021040209314912950.jpg'  width='671'

<img class='lary_1' src='http://www.lhbd.net/uploads/tour/20210402/2021040209314912951.jpg'  width='671'

义务劳动者,英文volunteer也,动名合用词汇,原意自生植物,引为义工、志愿者、自愿服务。其概念及行动便是起源于基督教的宗教责任和救赎观念,以此发扬人性的爱与善,弥救自己的原罪。这种宗教慈善活动后来为世俗社会所吸取和改造,又扩展至助残助幼、教育医疗、自然环保、慈善捐赠等等公益性事业。美国的很多中学即要求学生参加社区义工劳动,从小培养人的无私奉献精神。其工时从20小时到100小时不等,且计入考核内容,不合格者甚至不能毕业。那老美以宗教(新教)立国,国内宗教势力影响深远,有此传统不足为怪。吾国未尝没有相应价值观,孟子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雷锋精神”也喊了四十年,只是前者流于内省,后者行之于每年的3月5日,效果不问可知。

志愿服务的核心精神是“自愿、利他、不计报酬”。即在本人自愿的前提下,以不计报酬的方式从事劳动,从而帮助他人,促进社会的和谐进步。

以“自愿”而言,即出于本人自意,他人不得干涉强迫。而纵观我国,每有伤亡事件起,需要捐助时,则单位强派,舆论激攻。单位尤以administration为烈,未经本人同意,先就将捐金从你工资中扣除,且以职位大小称量金额,更罔论其去向用途(笔者曾经工作过的行政单位,在汶川地震后强命捐助,领导100,干部50。宣令一下,人人攘臂)。舆论则对某人捐助金额横加品评,论大论小,大则晒富,小为吝啬,总是以己之意强他人之行,以人之财慷自己之慨。以“利他”和“不计报酬”而言,我们人类发展至今,大约离人人皆圣贤的共产主义社会还远得很,现时段按劳取酬是理所应当。但不获而劳,岂非也是一种劝人向善、呼吁道德不断进步的方法?适当地允许它自然运作,就在不尽完善的尘世中保留了一方净土。谁知事与愿违,例如那苏联无产阶级专政兴起,1919年后方工人为支援前方军队,在星期六这天不计报酬义务劳动,原为一件美事,可列宁却理想主义情怀爆发,竟看作是共产主义时代到来的前奏,从此定名为“共产主义星期六义务劳动”,动用国家暴力由赞许、提倡竟致强迫,则全然失去了原意。六、七十年代毛氏赶得千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还美其名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却不论个人前程后果,致使家破人亡,终身延误,就更令人切齿了。

由自愿捐钱变为指令摊派,将有限生存引成侵蚀一切,不但违反了本人意愿,也玷污了义务劳动的声名,更别说违反了经济社会规律。究其根由:不受制约的主权者独揽包办、强制逼迫。今日之“郭美美事件”搅得社会风起云涌,慈善事业一落千丈,实在是形势使然,不须大惊小怪。

进入大门,徐家汇天主教堂赫然在立,其外立面全身为罕见的赤红色,在午后斜阳的照射下尤显得端庄圣严,却又不失融融的暖意。整幢建筑高五层,法国中世纪样式,而最引人注目的是大堂顶部两侧高达60米的哥特式钟楼,逐渐向上收缩的尖顶直插云霄,象征着弃绝尘寰、向美好天国无限接近的世间愿望。两幢钟楼的中间,大约二层楼的高度有一个小平台,上面安放着的圣像张开双臂,仿佛随时欢迎人们入教受洗,共赴天堂。因此建筑面积虽不甚大,体积也未必宏伟,但以其特殊的色彩和别致的形状构筑的视觉效果却引人注目,遂成一景,更成了沪上宗教中心。

<img class='lary_1' src='http://www.lhbd.net/uploads/tour/20210402/2021040209315012952.jpg'  width='671'


16世纪末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来华传教,采取“驱佛补儒”的手法,以做低附小、景仰中国传统礼仪文化的姿态,一时间居然也能在煌煌两千年的儒学国度打开局面,加上他随身携来的地球仪和计时钟表,种种“奇技淫巧”和先进的科技发明别开生面,倒也使一些士大夫“堕入彀中”,上海人徐光启即为其中一位,——毅然入教。公元1608年(明万历三十六年),在京任职的徐光启回乡为父守孝,途经南京时又邀请意大利传教士郭居静(Lazzaro Cattaneo)神父去上海传教,徐氏亲友二百余人一并受洗,其住处自此成了宗教中心,直至现在还是天主教上海教区的主教府所在地。徐氏墓地就在左近,宗族后人环居至今。

而现存的教堂始建于清光绪22年(公元1896年),1910年落成,时为远东第一天主教堂。1910年10月23日举行祝圣礼,奉耶稣会创始人圣依纳爵为教堂的主保圣人,——利玛窦为公教中耶稣会人士,所以正式名称为“徐家汇圣依纳爵主教座堂”。“主教座堂”者,地位最高。按西方宗教文化,教堂是基督教(天主教,新教,东正教等)举行弥撒礼拜等宗教事宜的地方,以级别分类依次为主教坐堂、大教堂(大殿)、教堂、礼拜堂等。

进入教堂,只见一列列长凳座椅密布整个大殿,中间空出小道,笔直地伸向前方的大祭台,1919年由巴黎运抵上海的“圣母抱小耶稣像”高立祭台之巅,俯视全堂。大堂两厢,又有19座小祭台(类似包厢形状)环绕在旁,分别用作忏悔室或单独礼拜。

我去过很多地方的佛教寺庙,中国的四大石窟也一一拜访过,壁画、塑像、雕刻等多种表现艺术淋漓尽致地使用在各处角落,向人们充分表达出佛国世界的美好。其中塑像即有高塑、影塑、壁塑、悬塑等种类,而雕刻以使用材料分有木雕、石雕、砖雕,以表现形式分又有圆雕、高浮雕、浅浮雕、凸浮雕、阴雕五种,无不琳琅满目,令人叹为观止。但由于基督教反对偶像崇拜,在艺术品类的创作中,难免就比佛教略逊一筹,更何况这座教堂在文革中还受到严重破坏,一度充作仓库,惟剩下几座简单的小型圣像和玻璃彩画聊为观赏。

<img class='lary_1' src='http://www.lhbd.net/uploads/tour/20210402/2021040209315112953.jpg'  width='671'

因此,教堂内最引人注目的就要属高墙顶端的彩色玻璃了。玻璃色泽艳丽,上贴的彩画或为花纹,或为人像,既丰富了式样又增添了光线。阳光自外透入,变幻出的光色效果在幽暗的大堂内渲染出一种神秘和压迫的宗教气氛,而神秘和压迫正是一切宗教摄人心魂的手段。

《圣经·旧约》第一章第一节上帝创世纪,开篇即为:“太初,上帝创造天地。大地混沌,还没有成形。深渊一片黑暗;上帝的灵运行在水面上。上帝命令:‘要有光。’光就出现。上帝看光是好的,就把光和暗分开,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晚间过去,清晨来临;这是第一天”。

因此,在宗教的神秘主义观念中,光是上帝显圣的象征,为基督的化身。这种鲜艳的颜色,这种多变的花纹,这种来自于遥远太空的闪烁的灵光,无不使人不知不觉陷入宗教所需的心理暗示中。利用人类对于超自然好奇和崇拜的心理,是一切宗教的拿手好戏,佛教中的种种怪异神像(如千臂观音、伏虎罗汉、欢喜佛等)也有异曲同工之妙。想那基督教,自中世纪以来以迫害科学人士为己任,其宗教裁判所横行于欧陆数百年,迫害异端不遗余力。科学者,倡自由思想而去愚昧盲从,治思辨能力而补精神空虚,正是早期宗教独裁人类心灵的大敌。

<img class='lary_1' src='http://www.lhbd.net/uploads/tour/20210402/2021040209315112954.jpg'  width='671'

<img class='lary_1' src='http://www.lhbd.net/uploads/tour/20210402/2021040209315112955.jpg'  width='671'

<img class='lary_1' src='http://www.lhbd.net/uploads/tour/20210402/2021040209315112956.jpg'  width='671'

现在正是参观时间,一批批的游客陆续进入教堂,每一批都配有一位义务解说员,负责我们这一批的中年人讲解略为简单,我便不由得脱离了该队,独自细细观赏每一个小型祭台和玻璃彩画。但人有异同,另外一队的解说员,约在四十岁上下,略微发福,于基督教的历史和教义颇为熟悉,讲解起来手舞足蹈,声情并茂,其措辞表达更是准确生动,引得一众游客伸长了脖子,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唯恐漏了一句话。有两个女孩子暗自感叹:看人家真诚质朴,并没有强迫宣传唯心主义嘛!我也暗自笑道:人家已经在向你宣传唯心主义啦!

慕道,也作布道、讲道,英语为Sermon,也有冗长演讲的意思,这是基督教中由牧师向信众作的一种演说,内容包括宗教教义或世俗的道德修养。神学家巴刻(J.I.Packer)曾对布道下过定义:“布道乃是以圣灵的能力传讲基督耶稣,使人能藉着他信靠神,接受他为救主,并在他的教会中与信徒交通,事奉他如君王。”也就是说,为使人们虔心信教,布道不但要靠理性的说服,也要凭借外在形式如言辞和肢体语言的表达。基督教的布道,充分吸收了自古希腊罗马民主政治以来的演讲和辩论技巧,每一位布道者即是一名修辞学、逻辑学专家和政治演说家。我曾在西北农村参观过一座古老的教堂,和神父聊天中才知道,布道方法也是其必修课,站姿、手势、发音皆有定规,更别说对布道内容的把握了,而这一名解说员则分明是业务高手。

西方以宗教立国,宗教和政治缠绵了几千年,宗教上的演说技巧自然而然渗透到了政治之中。自狄摩西尼、西塞罗起(前者为古希腊最伟大的军事家、政治家、演说家和雄辩家,曾口含石子在海边练习演说——为克服口吃,终成演说家;后者为古罗马著名政治家、演说家、雄辩家,尤以雄辩的演说风格著称于世),丹东、罗伯斯庇尔、列宁、希特勒、小罗斯福、邱吉尔,马丁·路德·金(此人为美国黑人牧师兼民权运动领袖,以一人之力撼动数百年之久的种族隔离主义,堪称演说高手),直至现代的英伦女相撒切尔,老美的克林顿、奥巴马,皆为此流。奥氏四年前的就职演说全球转播,其从容不迫、极具贵族风度的演讲,直致当场听众流泪疯狂,吾等记忆犹新也。连最差智商的小布什,在遭遇到皮鞋飞击时也仍然谈笑自若;转看吾国领导人,在遇到同类事件时茫然失措词不达意,更有深埋于菊香书屋十数年,说话云山雾罩故作高深,平时只晓得靠一女医护传话,其优胜也何如!

演讲才能,是民主政治催生的产儿,因为演讲人面对的是千万公民,要争取他们的同意,在国事上谋得他们的批准,必然想方设法提高自己的演讲水平。即便是希特勒、陈水扁之流,迳自舌灿莲花、满口谎言,也是要通过正当合法的选举程序上位。只有依靠武力强夺和暴政维持政权者才无须如此。

<img class='lary_1' src='http://www.lhbd.net/uploads/tour/20210402/2021040209315212957.jpg'  width='671'


<img class='lary_1' src='http://www.lhbd.net/uploads/tour/20210402/2021040209315212958.jpg'  width='671'

我在里面转了几圈,整体来说,这座教堂的风格朴素简约,装饰性的东西并不多,只因为今天是平安夜,才在祭台的南边特别布置了一个马槽——耶稣的诞生处。马槽周围又摆了圣诞树和彩灯,稍微具备了一些喜庆气氛。

彼耶稣者,西方之圣人也。西方中世纪时宗教统领世俗,教皇在俗王之上,能将耶稣的诞生地设在一个低贱之家、马槽之中,也可见世间平等的观念在西方根深蒂固,由来已久。后来自法国起,欧美数次革命皆以平等刻刻在念,追求人人在法律地位上的公平一致。依着这宗教上的世界观和价值观,铲除世俗政权的不公,岂非宗教贡献?于社会而言,又如一夫一妻制、契约协商都是平等观念的体现。而翻看我国史书,每一个帝王的降生纪就是一部神话(见札记第19条《高祖神异》),动不动就是龙虎下凡,红光环绕。乃至近代,蒋委员长从小就极具革命斗争精神,毛主席幼年就能给毛四阿婆收谷子,金委员长一枪打下一架飞机,虽比神话降了一格,其鼓吹领袖天生神异、优于常人的伎俩却毫不逊色,而其个人独裁统治的合法性也就建立了。

参观完教堂已近4点,我在座椅上坐了下来,静等5点钟的弥撒。其间信众教友陆续到达,个别人还在忏悔室里跪地祷告。这座教堂据说可容纳3000人左右,而今天显然远远高于这个数字,因为不但座无虚席,连走过道走廊里也密密麻麻挤满了人,大概还有不少像我这样的“蹭席者”。

将近5点,教堂里响起了宁静安详的宗教乐曲,“哈利路亚”(希伯来语“赞美主”)的中英文唱声频频传出,在整个大堂里回旋婉转,再配合着管风琴宏大的音量和悠扬庄重的音色,处处弥漫着神圣虔诚的气息。5点整时,人群忽然齐齐向后方看去,原来主祭人员们到了。只见一男两女领头,男持一长形十字架走在队伍的最前头,二女手捧蜡烛依次跟后,紧随的是男女两对小童,队伍中间是四人手抬圣物,两司铎摇铃引路,又有两队神职人员在后护佑,最后才是主祭神父。一众人员都是白衣长袍,大红衣领,只有主祭的神父以金色衣领区别。整个队伍缓缓前进,祭台一边的唱诗班随声咏唱,蜡烛燃烧出的清烟散发到各处,视觉、听觉、嗅觉、触觉无不使人恍恍然,乐乐然,完全沉浸在宗教特意营造的神圣庄严的气氛之中。

等全部神职人员站定,主祭的神父就开始致辞了。这一段致辞虽然冗长,层次却还清楚,一是简单陈述了基督教的基本教义,无非重申了信教在于忏悔人类的原罪,二是特意阐述今天平安夜的意义,最后礼成。其间不断起立、答念、鞠躬、画十字、跪下默祈……

一个完整的天主教(即公教)的弥撒的仪式包括以下五个部分:

一、进堂式或进台式

二、圣道礼仪,诵读《圣经》、讲道。

三、圣祭礼仪,为祝圣面包和葡萄酒和领圣体、圣血,以一小块饼干和一小口红葡萄酒,其间须念献礼经、感恩经等。

四、领圣体礼

五、礼成式

弥撒仪式的致候词也有固定句子,如

第一式: 主祭:愿天父的慈爱,基督的圣宠,圣神的恩赐与你们同在。

信友:也与你的心灵同在。

(或)第二式:主祭:愿天父和基督,赐给你们恩宠及平安。

信友:也赐给你。

(或)第三式:主祭:愿主与你们同在。

信友:也与你的心灵同在。

16世纪宗教改革后,新教分出,大大简化了弥撒仪式,只剩下圣餐礼。原来公教的仪式却略显繁琐,我初入教堂,不明就底,被一系列答词、动作搞得手忙脚乱,几番熟悉后,却渐渐入了佳境。

一个半小时后,所有礼仪方全部完成。在领圣餐之前,神父带领信众最后念了一段祷告词,众人纷纷起立转身,脸带微笑,合手互致新年的问候。美妙的乐曲在耳边响起,蜡烛的清烟腾挪在教堂上空,明亮的灯光照映着每个人的脸颊,大堂内的数千人,无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无论你来自何方,无论你从事何种职业,无论你有着什么样的人生理想,什么样的政治追求,都是“兄弟姊妹”。在这个共同的组织内(当然不仅仅是今天一天的事务), 都是教会的一员,平等理性地相待,友爱互助,自决自治。

<img class='lary_1' src='http://www.lhbd.net/uploads/tour/20210402/2021040209315212959.jpg'  width='671'

教堂者,英文作church,除了教堂、教会、全体教众意义外,还指教会的权力(以区别于政府的权力)义。雨果名著《巴黎圣母院》中,敲钟人卡西莫多抱着艾斯梅拉达躲进巴黎圣母院,就是喊着“教堂避难权”的。因此,在世俗的政权之外,还有一个不受国家机器侵蚀的社会权力存在,——教会(宗教)权力只是他的一部分。

中世纪,教堂遍布城乡各地,是人们政治、经济、文化及社会活动的中心。围绕着教堂和教会,人们自己管理自己,自己决定自己的公共事务,只是把更广大、重要的事务如外交、战争、税收等让渡给国家政权。国家与社会,泾渭分明,互不侵犯。国家政权一旦变质,凌驾于社会民众之上侵夺民权,即为暴政,人人得而诛之。社会自治从此在西方长足发展,其制约国家,监督官员,作为成熟民主政治的重要一环。宗教之功,岂非伟哉?

19世纪初,法国学者托克维尔远赴美国,在考察了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实现了民主政治的国度,就已经认识到了宗教在现代政治上的作用,尤其是政教分离后,宗教完全脱离出世俗政权,不再干预政治,更好地发挥出其积极的一面:

“在美国,宗教是一个专由神职人员统治的独立天地,而且神职人员从来不想走出这个天地;他们在这个天地内指导人们的精神,而在这个天地外,任凭人们自主和独立,让他们根据自己的本性和时代的要求去发挥他们固有的好动精神。“

就以徐家汇天主教堂为例,他不但在此建造了教堂,还修建了一系列教育、文化、慈善设施:徐家汇藏书楼(今上海图书馆徐家汇藏书楼),圣依纳爵公学(今上海市徐汇中学),土山湾孤儿院(原址现为上海市工艺美术学院),博物院和崇德女学,天文台(后仅在徐家汇保留气象业务,原徐家汇观象台现为上海市气象局),启明女中(今上海市第四中学)。

<img class='lary_1' src='http://www.lhbd.net/uploads/tour/20210402/2021040209315312960.jpg'  width='671'


弥撒仪式完成,走出教堂,华灯早上,徐家汇的商业气氛仿佛独立于天国与教堂,显得世俗繁荣。教堂内外,人们有出有进,走出的,是为了赶回家安享晚餐;走进的,是为了参加下一次的午夜弥撒,净化自己的心灵。无论走出与走进,有意或无意,在这片祥和平安的夜里,宗教始终存在。

<img class='lary_1' src='http://www.lhbd.net/uploads/tour/20210402/2021040209315312961.jpg'  width='671'

<img class='lary_1' src='http://www.lhbd.net/uploads/tour/20210402/2021040209315312962.jpg'  width='671'

<img class='lary_1' src='http://www.lhbd.net/uploads/tour/20210402/2021040209315412963.jpg'  width='671'


当地美食